1. 當前位置:淄博新聞網 > 新聞 > 國內新聞

國內新聞

簡介:

國內新聞就這樣,1997年元旦,南方都市報以一張零點出生的嬰兒大照片登上封麵,一語雙關地宣布:1997年廣州第一個新生命誕生。 西晉左思傾力《三都賦》而十年始成,朝野競相傳抄,洛陽一國內新聞

正文:

  就這樣,1997年元旦,南方都市報以一張零點出生的嬰兒大照片登上封麵,一語雙關地宣布:“1997年廣州第一個新生命誕生。”

  西晉左思傾力《三都賦》而十年始成,朝野競相傳抄,洛陽一時紙貴。十年,正該著下一篇雄文,留下風流千古。

  唐人賈島題詩《劍客》:“十年磨一劍,霜刃未曾試。今日把示君,誰有不平事?”十年,亦當磨出三尺青鋒,問遍天下不平。

  1955年,馬丁·路德·金領導美國黑人,反對公共汽車種族隔離製度,為追尋“人人生而平等”之夢進軍;1965年,美國通過了旨在“不得歧視與限製”的《投票權法案》。十年,還可以捂熱一個夢想,照亮一條前路。

  今天,南方都市報創辦日報已全十年。從昔日的單薄到今天的豐滿,多少文字似血,因為它本身就揳在這母體的血脈之中;又有幾番自身打量,這年輕的生命,從不掩飾自己對於成長的渴望。

  媒體的使命,是要記錄它所處的時代,但也自有筆墨,記錄它所創造的曆史。而從1997年跨進2007年,南方都市報十年高歌猛進,又究竟是怎樣一幫好漢,懷揣怎樣一個夢想,收獲了怎樣的成長?

  於全球大局而言,1997年有驚濤駭浪,有絕地新局。金融危機的颶風從泰國吹起,多米諾骨牌一一倒下。從國庫到私人的錢袋子,數以億萬計的財富瞬間蒸發。西方人擺出先見之明,東方人詛咒著索羅斯。基於20年整體經濟奇跡之上的東亞發展道路,籠上了失敗與破產的陰雲。即便亞洲價值觀最為強硬的鼓吹者——新加坡國父李光耀,也從此頗為心灰意冷。

  這場影響深遠的災難,導致的激變不僅於此。經濟危機的刺激,發展模式的崩潰,還直指東亞多年來引為特色奉為圭臬的威權政治體係。30年來堅若磐石的印尼蘇哈托政權,在1998年轟然倒地。

  於中國大事而言,1997年最先驚動全國的,是先生的逝世。這位中國改革藍圖的總設計師,兩度啟動中國市場化取向的經濟改革,市場經濟體製之路,在中國遂大勢所趨,再難回頭。於此,可謂無憾而去,有遺憾的是,他未能等到數月之後,親眼看見他念茲在茲的香港順利回歸祖國。

  這位老人離世,並不像彼時諸多媒體所論的那樣,意味著中國一個時代的結束。他領導中國開啟了民生的建設主題,卻也以“摸著石頭過河”的理論給接班人留下了下一步怎麽走的困惑與難題。但無論如何,以經濟開放為出口,尤其通過艱苦卓絕的努力成功加入世貿組織,中國便義無反顧地融入了全球化進程——中國獲享經濟全球化紅利的同時,也不可避免地直麵法治、民主、人權等其他全球化主題。國際主流的現代文明,其實早為中國清晰描繪出了河那邊的圖景。

  對於廣州這座南國都市來說,1997年的陽光照舊猛烈,車馬更見喧囂,一切似乎並沒有太多不同。但事實上,這一年,是廣州城市化進程的一個重要分水嶺。此前基於經濟發展而大體上自發行進的城市化,在這一年猛然提速。當年所開展的城市軌道線網規劃中,廣州提出了建設長達206公裏的7條地鐵線網架構。其效果及影響,今日雖仍未全麵展現,但已足以令人目不暇接,感慨萬千。次年,廣州提出“一年一小變,三年一中變,2010年一大變”的城市改造目標;2000年,廣州再通過“南拓、北優、東進、西聯”的城市空間結構調整方案。政府主導城市化進程的自主意識,已經相當明顯。而在此粗糲型、“蛙跳”式城市擴張的另一麵,卻是眾多來不及“城市化”的細節與個人。

  當然,這一年對於廣州而言,每天的報攤上還多了一份方便攜帶閱讀的“小報紙”。照例,新麵孔急於要宣示自己的新力量,雖然個頭不大,不過嗓門很響。而在城市化跑道上發力加速的廣州,亦樂觀這新力量的生猛不羈和摩拳擦掌。其實,最早代表媒體解放思想、突破傳統黨報形態的羊城晚報,最先試水市場化經營與集團化運作的廣州日報,最堅決踐行輿論監督、再現公民啟蒙的南方周末,都出於這一方極富市民社會形態、屢領風氣之先的熱土。如果再要培育一段新的報業傳奇,除了廣州,還有何地?

  就這樣,1997年元旦,南方都市報以一張零點出生的嬰兒大照片登上封麵,一語雙關地宣布:“1997年廣州第一個新生命誕生”。其時,他並不可能預知此後國事天下事的風雲激蕩,也無從事先設定自己性格氣質的宏大背景。但他以日報之身甫一睜眼看世界,便是如此轉型與混亂並行、期待和迷茫相雜的氣象。所以,他一起步的蹣跚,便在尋找最終的方向,他一開口的咿呀,終將成為洪鍾大呂的回響。